奥菲莉娅

离高中还有段距离,现在干什么都不晚

zenithchee

冷人:

       康纳在和艾伦接吻的时候总会咯咯笑,他的脸颊上红晕明显,像小男孩偷窥暗恋的女孩儿一样羞涩。得了吧他就是个婴儿。艾伦这么告诉自己,看着自己的男孩在院子里观察不知名的野花。白色小花有鹅黄色的蕊,纯洁处子。他在康纳面前像个父亲,没办法和自己青春期的儿女交流。温情话他说不出口,但是他甜蜜的小男孩可以。康纳会在他们做爱的时候吟诵一些诗句。他不知道那代表什么,但对于他而言那就像下流的催情剂。闪闪发亮的结晶树枝。他想,看着康纳又一次向异常仿生人射击,那就是让我着迷的地方。艾伦想,这样披着人皮的恶魔总是擅长利用甜言蜜语,把可怜无辜的罪犯拉下地狱。
       我早该在天台上杀死你。他半夜醒来喃喃自语,康纳对他的言语是否为了将他引进一张巨大的网?艾伦的小男孩并没有睡觉,还靠在床头看书,台灯的光很暗,什么也不够看清。晚安,艾伦。他听见康纳压低的声音,像是奶狗一般往他的怀里拱,幼稚的将手搭在他的背上,仿佛那是什么温暖的东西似的。艾伦装作没有醒的模样把他搂紧了一些。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孤独的响着。流动的钛液需要脉搏调教器,模仿人类心脏的设计。
       他们做了好多白日梦,两个杀人凶手想要养活生命,荒谬至极。一条条金鱼在水缸里死去,有时候他们都没有注意尸体。带着圈的放生鸟儿歌声嘹亮,在广告牌上可以永远鸣叫。艾伦已经忘了最开始的那条金鱼什么时候死去,连颜色他也忘的一干二净。无论过了多久康纳总是一副模样,他说话时像偷穿家长衣服的孩子,一板一眼背书上的答案,每一次都一模一样。但那又如何呢,他的双唇永远是美味的,尽管他的编号并不是五十一。

血液

冷人:

x康纳在卡姆斯基家未开枪
x有隐晦机体破损提及


――――――――――――
卡姆斯基靠在红色泳池边上,康纳觉得那并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颜色,软件失常,情绪不稳定,人类的血液也是这样红。他想起杀死红发崔西的那个晚上,她的头发也是这个颜色,刺眼无比。她们就像真人一样想要爱情。hank拿枪指着他前这么说。康纳站在泳池边缘,头颅低垂,看他的造物主。这可是大不敬,卡姆斯基笑着开口,康纳像一只柔顺的宠物,在主人面前暂时隐去了尖利的牙。沉甸甸的苹果从树上掉下来,明明还没有到成熟期。仿声鸟也可以歌唱,我是否也能拥有感情?他的电子脑中混乱不堪,情感程序逐渐占据更多空间。康纳被卡姆斯基拉入水中,还保持着沉思的模样,他本就破破烂烂的机体没有能量再去支持多余的动作。他被压制着掐紧了脖子。感觉系统被卡姆斯基偷偷打开,仿生人自我模仿出的晕眩感和窒息感让康纳无法动弹。
我想活着,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是一遍又一遍重复这句话,像是对着上帝祈祷的圣徒。康纳沉在红色的液体中,他觉得那是蓝色,所有被他杀害的仿生人都有着的蓝色血液。卡姆斯基把他带回岸上,我最宠爱的孩子。他让克洛伊拿来瓶装蓝血给康纳。喝吧,喝下这供给生命的液体。康纳瘫软在沙发上,卡姆斯基在他耳旁轻声说到。他想要呕吐,蓝血流进他的身体内,吸取了他人生命的养分。但他喝了,想要活下去的本能占据上风,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道德感击倒在一旁。
乖孩子。卡姆斯基亲吻他的嘴唇作为奖励,那是引诱孩子的甜蜜糖果。我还想要更多。神志不清的康纳说,于是他理所当然的就得到了更多。上帝不恨犹大,卡姆斯基将舌头伸入康纳满是蓝血的口腔时想,而他又怎么会责怪他最爱的孩子呢。

水葬

冷人:

庭院中只有水,水和水。湖泊中的水增多,渐渐淹没了花园。rk900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掉进水里的,他的心平稳地能在水面停止。你本来也可以的。他对康纳说,看着他的裤腿已浸湿。康纳仰头看着他,水面还不足以扑灭太阳,rk900在他眼里只是光和一片阴影。我不想死,他站在水中将听到他话的rk900作为载体。传达给谁始终是未定数。
康纳没缺过氧,也没接过吻,马库斯解放他,情感程序的进入像给了个孩子一把锋利的刀,上面裹着的糖衣会让他往口里送,最终捅穿自己的脖颈。当一台机器并不好吗?rk900疑惑,水已经渐渐及到康纳的腰处。只要删除数据,你就不会死亡。他给了康纳这个忠告。人类与仿生人,热情与冷漠,交织,交织,世界依然不会改变。康纳看着他,莫奈所钟爱的水上浮萍,待在画布上永不下落。簇拥在脖颈周围的水像勒紧了的绳子贴着他的机体。冷色太阳,火烧霞。他处在血的浪潮中,尽管他分不清蓝色还是红色。刚刚出生的婴孩和永远待在福尔马林的死人。
他在挣扎,这不同于机体损坏导致停机,他也可以在水下工作,但这是不一样的,那些液体从口鼻灌入他的肺腔,他再不能检测。1994年的硬币被他扔水面上,出厂所附带的东西依然像是全新。没有声音的呜咽,他最终溺亡于水中,像个人类。rk900蹲下,捡起了康纳扔下的硬币。
水在那一刻又开始了翻涌。

马康

冷人:

火苗在他的眼里跳动。康纳想,我们都不是儿童仿生人,只是纯粹的浪费。这很美,马库斯冲着他笑,发光体总是很美。康纳的确觉得好多了,温度上升到一个可以用温暖形容的数值。这是因为我选择成为异常仿生人吗?他从没认为过自己是人类。从出生起他被灌溉,以程序输入的方式被教育,最终却成了一条不听话的狗。社交模块在他脑子里烂成稀泥,康纳甚至不知道怎样去开口说话对待一个平和的仿生人。耶利哥的所有仿生人都想变得和人类一样自由。他仿佛听见老式手表的嘀嗒声,流逝的日子,不再遥远的未来。马库斯说这一切终会实现。要多久?他把这个问题咽在肚子里等它发霉,变成腐烂腥臭的东西。康纳再没有见到阿库娅,但他开始做梦,一次又一次,梦见暴风雪把他赤条的白色机体裹住,看不见方向。我不想死,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马库斯感觉右眼仍在疼痛,这是我的使命。他告诉康纳,他并不完整,但那已经不重要了,他们是有情感的。我们自由,但永不是人类。康纳说。我们不会又疲惫,我们也不会有神明。马库斯靠近他,那像被火烧却的贞德圣女。康纳额上的灯闪闪烁烁着变色,蓝,黄,红。仿生人革命,他听到马库斯说,脱他衣服的模样和举起反抗大旗时别无二致。

羞耻心

冷人:

盖文x51!
盖文x51!
盖文x51!
不吃的请不要点


康纳给盖文准备的咖啡已经冷掉。回去后他妈再拿一杯,仿生biao  zi。盖文冲着逃跑的异常仿生人两枪崩掉了她的头,说。这就是你们的下场,盖文举起枪对着康纳。朝着他的肩部开了一枪。我不是家务型,蓝血把他的衣服沾湿,康纳开口喃喃道。那你还有什么用?盖文一脚把他踢到在地上,踩住他的左肩。和夜店里的那些,你们又有什么区别?蓝血的流失逐渐使康纳的机体开始出现些许动作不流畅。你那圈变红了,知道吗,他指指自己的额头右边。这样的造物绝对不是人类,盖文提醒自己。他生就被人设定成一副纯洁的圣子模样,有着哄骗人的嗓音。看着他们死掉的感觉怎么样?他压住康纳像制服一只毫无还手之力的幼兽。你放开我,康纳在他身下呜咽,颤抖着被分开了双腿。粘粘糊糊的感觉模糊了他的感官系统。软体不稳定,他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表情去面对,只能抓紧盖文的衣袖。案发现场一片混乱,康纳断续着上传了任务报告,没有心思去考虑如何脱逃。你被gan的很爽,塑料废物。盖文从身上翻找几下,扒出手机拍下他的不堪模样。
盖文最终还是没有一枪把康纳的核心打坏。他把屁股里塞满jing液和蓝血的仿生人送去了维修中心。被人cao的感觉舒服吗。盖文把那张图片发给他。我感觉自己坏掉了。康纳跟在他的后面,厚层积雪快把他的小腿埋住了。他总觉得那个死去的仿生人在看着自己,睁着眼,谁叫盖文开枪太快。雪地里什么都是白的。盖文看着在自己身后的康纳这么想。真他 x的不像个仿生人。他们到达警局已经是深夜,进去吧垃圾。还差杯咖啡给他。康纳看着他桌上的咖啡想着,没有盖子,已经冷掉的液体里沾上灰尘与皮屑。看什么看,滚去gan你的事。盖文打开电脑写康纳维修费用的申请书,蚊虫绕着这里的光源飞来飞去。康纳在休息区接了杯咖啡给他送去。盖文把他的领带勒紧,推到在休息区的沙发上。仿生人不会窒息,他只是模拟呼吸起伏胸膛而已。黑暗中的那双粟色眼睛望着他,看不出情绪。里德警官,我不建议在这里。盖文却不管这些,他把咖啡扔在一旁,说他可以把那张图给同事瞧瞧。于是康纳蜷起脚尖,黑掉监控后捂住嘴避免漏出声音。


――――――
小伙伴请来群!!有太太开车!!(gay51是我们讨论得出来的结果
群号813571069

下雨

冷人:

灰色的石质墓碑被打湿,被供上的白色雏菊不剩几片花瓣。还有多少年他的骨头会融入泥土?康纳在暴雨的夜晚来看汉克的墓,他还记得在葬礼上没有和汉克的意愿一样放他最爱的重金属摇滚。这种天气会有机体损坏的可能。rk900在身后看着他说,两个仿生人湿淋淋的,红色光芒在夜里像摇曳着的烛光。相扑一天再没有力气去花园奔跑玩耍,康纳一遍又一遍抚摸它僵硬的脊背。我们都只有一条命,汉克为康纳挡住子弹后冲他说,我才不管你是不是什么操蛋的仿生人。rk900沉默着捧住康纳的脸,你的软体不稳定。这是人类的情绪。康纳只能这么回答他,便利的信息传输他不想用,于是话语被雨声盖过,空气中的灰尘呛入鼻腔。那你就哭吧,像个人类一样,露出软弱和彷徨。rk900用唇舌封住康纳的口,那些他想说的话和思想,在这场茫茫的大雨里最终化成了这样一个东西。他们俩抱在一起,不知道是谁抚慰谁的可怜心灵。


――
900x51,警探组提及(亲情向

我们终会死去

蛋白质含量过高:

rk900没有量产,他见到康纳的时候觉得他像一朵病死的花。
异常仿生人杀死了这个男人,他站在冰冷的尸体边上开口,全然不顾蛆虫的尸体在他足下被碾压。十字架项链上沾染了蓝血,仿生人不会有神。还没有走远,康纳在这个房间来回踱步,随手拿起桌上的杂志。扇着翅膀的蜂鸟正汲取花朵的生命,仿生人同样如此。嘀嗒的水声从破旧的屋顶传来,像是指甲敲击桌面样枯燥的重复着。摔碎的玻璃盘子上粘着甜腻的枫糖糖浆,被蚂蚁密密麻麻包围。康纳拉开窗帘,他是个和人类相仿的仿生制品,阳光可以直射他的眼睛。别自欺欺人了,rk900搜查完毕,仿生人的尸体在衣柜里被发现,那已经褪去人类表皮的东西只剩乳白色的机械体。蓝色污渍到处都是,死去男人的每一件衣服都不可避免的沾上。我们可以走了。康纳将信息上传到警局,站在窗边提出这个建议。爬虫版的阳光匍匐在他的脸上,将他脸的轮廓模糊不清。
你会觉得悲伤吗?rk900开口,将康纳堵在两堵墙的夹角。他现在看起来真正是个人类,脸上出现复杂的神情。严格来说,我会。康纳看着rk900,那像是法庭上的审问,撒旦的诱惑,他恍恍惚惚的回答,赶着要回警局。仿生人的案子渐渐少了,但个例都很极端,是平和世界下的一股暗流,总有人希望仿生人们死去。飘扬地红色旗帜,火红的石榴,现在通体红热的太阳,最终都逃不过这个命运。我们都会被淘汰,rk900亲吻他,他没有安装这个功能,冰冰凉凉的嘴唇像是软的雪。康纳思想停滞,好像有只蝴蝶飞过,停留在他的身上。rk900伸出双手去触摸他,模仿人类的操作逐渐深入。尸体腐烂的臭味熏在屋子里,而他们全然不顾,只能看见led灯红的彻底。


――――――
写的很烂,请轻喷

无良上司欺负训练时小下属!!
拟人私设注意x.

平安符

蛋白质含量过高:

       Batter负责把这个美妙的伊甸园摧毁,他觉得自己像是伊甸园里的毒蛇,虽然吐不出猩红的舌头和哄骗亚当夏娃的甜言蜜语。Zachaire擦拭着堆积在店里沾满灰尘的酒杯,他拿最上乘的绢布去供奉廉价的玻璃制品。


       你就不能小声一点? Batter在这个狭小的暂时商店等待着门外的Elsens巡视完毕,Zachaire坐在年老的椅子上,像是故事书中的蛤蟆国王坐在他的王座上一般。给你打个折扣。他用面具上的笑容和从嗓子里挤出的甜腻声音去哄骗自己唯一的顾客,仍然专心地干自己的活计。


       


       Batter有点焦躁,他的等级太低了,被Player冒冒失失地闯过来就呆在了这个地方。Zacharie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盒子烟,包装盒被压皱了一个角,但是烫金封条却安然无恙,依然在哪里闪闪发光。


     “来一根?”


       Zacharie给自己点上了一根,把开了口的烟盒朝向Batter。


    “就当是什么平安符了。”


       Batter有点好笑地想什么平安符是这样,面上仍还是一副冷脸。他没说话,朝着Zacharie的柜台靠近了一点,毫不客气地从里面抽出一根来。他不想把球棍放下,于是用没被占用的那只手把烟放进嘴里。打火机。Batter已经能听见Alpha他们开始窃窃私语,什么侮辱神圣之类的话开始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Zachaire叼着烟收拾完了最后一个玻璃杯子,将绸布叠好放到一边后才缓缓地又靠到柜台上。他没拿打火机,直接将脸凑了过去,拿下烟缓缓呼出一口在Batter脸上。从鼻腔吸入烟味让Batter觉得并不好受,他有点生气了,结果Zachaire用自己的带着火星的烟头点着了他的,这次是从口腔传送到大脑的快感。


        Batter终于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放松一点了,结果才不过几口消遣,几天没碰游戏的Player却已经进入了主菜单。


        Zacharie看着Batter把烟掐了,知道他是要去干什么了。他看着那张吸烟十分不熟练的薄唇突然生出一个想法,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做了——Zacharie吸了口烟,然后一把抓住了Batter的手腕,然后在没等对方反应过来的时候亲了上去。他将嘴里含着的那口烟,全部灌到了Batter的嘴里,顺带附赠一个火辣的吻。Zacharie趁Batter僵住的时间甚至舔到了他的牙齿,在他的唇舌里搅动着。


        Batter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被干了什么,他一把推开Zacharie,拿出球棒准备着击打的动作。然而Player来了,他几乎是在Batter举起武器的一瞬间操控着Batter靠近奸商,然后去购买补给品。


      “这个才是平安符啊。”Batter结完帐时,听到了含着笑声的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