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菇菇子

无题

唔嗯这里蘑菇
这是个16年7月的老坑,放到lofter的今天也没写几章。不嫌弃就好XD。
以下照搬

abo设定,劫妹并不是omega,只是一个普通的beta,但莫名沾上了alpha和omega的气息。
大概这样,深夜莫名的灵感,破手机打字太慢qwq,求回复给点支持,有肉(大概。)

劫是一个beta,但身上却共存了alpha和omega的味道。
14岁那年,慎比他早觉醒性别,慎是alpha的性别很快在宗门里传开来,于是他知道慎是一个强大的alpha。他紧张起来,害怕自己与对方的差距变大,天天在心里渴求这自己的性别被鉴定为alpha。
不幸的是,劫被鉴定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beta,和水一般无色无味,没有任何价值。当平常嘲讽他的人知道消息后,变本加厉的将他贬低的一文不值,甚至想用一些卑鄙的手段将他暗杀。劫知道,他们之前迟迟没有动手是害怕自己是个alpha,对宗门有价值,但现在知道自己是一个没用的beta,也就开始放浪起来。
要是我是个alpha该多好。劫这样想着,这样他就能与慎的距离越来越小,直至超过他。他看着窗外的残月,软糯的月光融在他的脸上,在睫羽上洒下一篇阴影,印证着他的失落。劫翻了个身,将自己跻身于被子与床铺之间,闭上了双眼。忽然,一阵奇怪的身体反应扫开的他的睡意,劫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渴求着什么,让他的全身都无法动弹,软软的摊在被褥上。渴望着被进入,渴望着alpha。这是劫的身体告诉他所渴求的事物。劫虽然无法动弹,但意识还算清醒,他咬紧牙关,努力压制这身体的反应,但似乎是没什么作用,只是将身体状况不变的更糟罢了。
疼痛,渴望,热。
劫只能感受到这些,脑中只想象着怎样停止这奇怪的反应。
一阵风行过。
刚刚的一切状况似乎都被风带走,消失的无影无踪,仍是毫无状况的身体,只有记忆铭刻下了痕迹。劫震惊了,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但他从胜利书上学过,这种状况似乎是omega的发情。当他求证于书时,他更加不解,为什么omega的状况会发生在他这个beta上,思绪被搅成一团乱麻。他睡不着了,他想。
第二天早上,他在练习场碰到了慎,对方的alpha气息仍是十分强烈,但自己却不起反应……等等,慎的信息素他能闻到!劫对自己的发现有些惊讶,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并不想报告给师傅。如果我的性别被鉴定错了应该是omega的话,那我就是工具了。劫想。
均衡教派的弟子要求抛弃情感,在这些少年人中几乎无人能做到,但在慎父亲的一代,每个人都可以为宗族付出一切。今年被鉴定为omega的有6人,在教主与长老们的眼里,就是为宗族联姻的工具,只需要利用他们来巩固均衡教派在忍界的地位就足够了。
劫不想变成这样,而且他自己并不确定自己是omega,所以仍然是可以与慎这样的alpha交交手的,他尝试着往好的方面想,像平常那样说:“慎,我要对你发起挑战。”

很意外,平时和慎以毫厘之差而败或平局的戒输的很惨烈。被攻击到毫无还手之力,甚至没有多余的力气抚掉衣服上的尘土,他勉强的站了起来,却是说不出一句话。
戒昂起头,看向比自己年龄稍长师兄,对方金色的眼里满是疑惑和不解,又像是懂了什么一般握了握拳。慎想要说些什么,但戒已经走了,拖着他那受伤的身躯。
没有疼痛,但毫无精力。
这就是戒现在的状态了。
虽然皮肤上的青紫痕迹交错着证明了自己被击打过,但是没有疼痛。戒看着自己的小臂,那里原本藏匿于黑暗中滋养的白皙的皮肤此时是有着痕迹的,他用小刀划开一小块皮肤,渗出黏腻的红色血液,顺着手臂的线条向下流淌。如料想一般,没有疼痛。不如说是感受不到,戒简要的分析了一下,又试了一次,发现只有开始的时候会感受到疼痛,几乎在一瞬间就感觉不到了。
不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分析为什么慎会这么轻易的将自己击到。
戒很狡猾,他太过于渴求于战胜慎,所以他会用一些慎从来都看不起的小手段去攻击他。他会针对慎的弱点去攻击,去寻找突破口,他没有怎么成功过,但这回的慎,和以前的慎不太一样。
抗打击能力和攻击速度明显加强,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那家伙是alpha?戒将这个想法在脑中很快的否定了。从慎觉醒性别到现在,怎么说也快两年了,但自己因为是beta所以没有受过信息素的影响。
“不可能的……”戒摇摇头,他不会相信性别带来的强弱,自从知道慎是alpha之后。
慎那家伙也没在意过这些,只是一直接受自己的挑战罢了。他想,应该是自己最近的修炼少了。
于是戒又从房间里出来,动作轻而又敏捷,在暗影里悄无声息的溜出了门。
他一跃到房顶上,连一片瓦都没有惊动。戒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他现在满脑子只有将慎打到来证明自己,这几年都是这样。
只要更加努力就行了,戒想。
今天,慎被父亲询问了关于身体的状况,一直聊到深夜。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以前他和戒是几乎不分上下。只是在今天,他跟戒的战斗中,戒的动作变得迟钝。是我的动作变快了?慎疑惑着。
声音。
从训练场传来的声音。
慎经过训练场时,听到了搀杂在风声中的声音。
那声音应该是在击打某物。
慎这么想着,潜入了训练场。
他看见了,在训练的人。
是谁这么认真?
是戒。
他几乎下意识的就确定了这个答案,没有任何根据,只是一直在脑中叫嚣罢了。
他靠近着正在训练的人,对方苦于训练而没有发现他,也正好使他能看见对方的容貌。
白发,红眸。
果然是戒。
慎准备悄悄离开,却看见戒向他冲过来,手中的苦无划开自己藏身的那块阴影。
“跟影忍比藏匿,你这家伙在小看我吗?”伴随这句话的,还有一丝清淡的信息素。

这是导火线。
慎下意识地抓住了戒的手腕。
慎?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戒本想反抗,但他只感觉自己的手腕被对方的手抓住而像烫伤一样灼热。
慎看着戒慌乱地想要甩开他的手,却又像使不上劲一样而放弃。那对暗红的双眼终于正视他了。
“你……”戒犹豫着开口
“你……”慎带着疑惑开口
呵呵炖什么肉(接下来几天过年有可能多跟……毕竟老家没得玩)(不要抱有期待哦)

之后是肉我走图片吧ww今晚炖的。第一次炖肉求不嫌弃qwq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