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菇菇子

【瑞嘉】猜硬币

“正面还是反面?”
格瑞的声音打破了他和嘉德罗斯之间的沉寂。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从口袋掏出一枚轻巧的硬币,想想这玩意在凹凸大赛也没用。嘉德罗斯估摸着是从他原来的星球带来的。
“干什么?”他难得的没一开口就挑事,看了看那小小的铁质物体,还是不能理解对方的意思。
“我把它扔向空中,掉落在地上的是正面还是反面。”原本是好好的疑问句,硬是被格瑞的平稳语气带成了陈述句。
“反面”
嘉德罗斯几乎是下意识得出了答案,虽然他还不知道哪面是反。
沉寂了一小会。
嘉德罗斯突然想起自己是来找格瑞打架的,提起神通棍便向对方攻去。格瑞拔出烈斩毫不犹豫地挡下这一击,清脆的响音回荡在两人耳间。
格瑞把那枚硬币抛向空中,只能看见硬币上一点小小的银光一点点下降。他一边开展防御一边说到:“正面,以后别来烦我。反面,你能随时找我切磋。”
嘉德罗斯嗤笑一声,算是答应了。
毕竟他一向对这些靠运气的东西毫无好感,这也难免,从小就长在营养液里连依靠运气做出抉择都从没有过。
所以现在能这么肆无忌惮的战斗,使他感到愉悦。
武器的撞击使他的手变得颤抖,也让他越来越兴奋。他很享受这个过程,刀与棍摩擦出的火花映在他金色的眼瞳里闪闪发亮。
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每一滴血液都在沸腾。
他一挑神通棍,粘腻的汗液沾满了他的双手,紧张感充斥了他的大脑。他的战斗方法简单而直接,每一招都击打向对方的弱点,但攻击总是被挡住的感觉让他很不爽。他看着格瑞的眼睛想要从中找出什么,才发现对方也盯着自己。
硬币翻了个圈。
嘉德罗斯。
格瑞现在眼里全是嘉德罗斯。
他和嘉德罗斯的距离危险到了能清楚的看到对方眼里的自己。
格瑞没有犹豫,一转手腕用烈斩挑开神通棍,拉开了他们的距离。
莫名的烦躁感喷涌而出。
他看着嘉德罗斯被阳光照耀着。
浅色的光模糊了对方的轮廓,连嚣张的小虎牙都显得柔和了起来。
嘉德罗斯和金不同。
虽然都是金发也烦人,但嘉德罗斯是不一样的。
敌人?那他完全能让雷德和蒙特祖玛一起将他击杀。
陌生人?更不可能,虽然他讨厌嘉德罗斯总是缠过来,但明明自己也在与他的战斗中兴奋。
“格瑞!和我战斗还有闲心思考!”
真是的……我在想什么……
格瑞清醒了下头脑,只看见嘉德罗斯握着神通棍向他冲过来,幸好战斗经验使他的动作快于思考,下意识的拿烈斩挡住这一击。
硬币转了个身。
“格瑞!!!”
嘉德罗斯几乎是以“吼”来呼唤对方的名字,没有别的原因,只是搀杂了他对格瑞的感情罢了。
浓烈到骨子里的爱。
即使对他自己来说这种感觉难以理解。
从出生开始就被设定好了未来,在他看来几乎所有人都是灰色。
但格瑞不一样,他身上的色彩让嘉德罗斯为之振奋,在这么多次交手和对话之后变得更加鲜明。
他舔舔有些干燥的唇,喘了口气。嘉德罗斯再怎么强,身体却也还是只有9岁。汗液从他的脸上慢慢淌下,顺着脖颈滑入了围巾。
该死的,这个细节让格瑞觉得他真性感。
硬币仍然做着翻滚运动。
格瑞对我来说是什么人?
他听了雷德发出的疑问句,九年来第一次陷入沉思。
他简单的人际关系导致了他根本对这些一无所知。
当他对上格瑞的眼眸时,总是情不自禁的陷入进去。
啊啊……好烦……圣空星出产九年的人造人开始想要了解关于这种感情,因为这让他感到很棘手。
明明设定上应该不会产生这些感情的……
只要作为王就可以了。
但他不一样,他的眼神里有自己的影子,金色的,是活生生的。
“格瑞!!!”
他又一次喊了格瑞的名字,这一次将他稚嫩的声带扯的嘶哑。
硬币将要落下。
格瑞和嘉德罗斯都精疲力尽,空气中满是汗水咸涩的味道。
格瑞看见,硬币与地面的间隙不过几十厘米。
同时他也看见了嘉德罗斯的眼眸一下子变得灰暗,就像是没有色彩的天空。
格瑞鬼使神差的,用烈斩轻轻拨动了硬币。
吧嗒。
硬币落下。
硬币上的花纹虽然沾染了硝烟,但仍能看出。
反面朝上。

FIN?

呜呼呼这里蘑菇(*'▽'*),有小天使扩列吗呜呜没人和我玩要死了(。・д・。)蠢鹅1014306877
初二doge文笔求不嫌弃orz……其实这篇还是我第一次写短篇……对于这两只我揣摩了很久才打算写但是老感觉ooc了……
总之来说这就是个猜硬币的故事(๑ŐдŐ)b,大概是两人无限思考对方流,嗯就这样好吧我其实也不知道要扯些什么……

评论(1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