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菇菇子

记梗+段子

好吧其实也就一个梗orz

(双箭头)
设定上嘉德罗斯不会死
嘉德罗斯以为自己单箭头格瑞,某天在在火焰山(名字忘了orz)上思考人生,在想格瑞的时候感觉背后有人推了自己一把就掉岩浆里头了。
然后在岩浆里迷迷糊糊的听到了格瑞的声音,渐渐沉溺下去。
皮肤开始剥落,一点点碎掉。
然后他没死,只感觉身体烧起来了。
他就想着这样也不错,反正格瑞不喜欢他。
嘉德罗斯闭上了眼。
一睁眼就看到格瑞往岩浆里跳。
把他捞起来了。
然后嘉德罗斯就告白了,然后格瑞就把他抱回家了orz。

“格瑞”
嘉德罗斯第一次叫他的名字时,格瑞没有回应。
“格瑞”
嘉德罗斯第二次叫他的名字时,格瑞没有回应。
“格瑞”
嘉德罗斯第三次叫他的名字时,格瑞没有回应。
“嘉德罗斯”
在嘉德罗斯喊了他的名字无数次后,格瑞终于回应了。
只不过本该听到这声回应的人,已经不在了。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蹦达着过来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上。
然后又以秒速五公里的速度跑了。
格瑞看着他的背影出神。
“笨蛋……增高鞋太高小心摔倒啊”

“第一季boss在我面前都不敢抬头”
“谁见了你都得低头”

大概是个校园paro…

格瑞纠结一道数学题三天了,好不容易解出来还要誊写一遍。
“格瑞”
格瑞誊写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喊他。
他连头都没抬,微微上翘的尾音和稍有些傲气的特点让他一下就知道来人是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自顾自的倚靠在他的桌边,过长的围巾垂在格瑞的桌子上,遮住了草稿的一角。
“听说……摸头会长不高哦?”
伴随着这句话的是放在格瑞头上的手。
看起来张扬的银毛摸起来意外的软乎,嘉德罗斯不禁又狠狠揉搓了几把,虽然隔着手套,但还是有因为发胶而挺立起来的毛,这些不安分的家伙让他的手心痒痒的。
格瑞扒开挡在他草稿上的围巾,工工整整的誊写完最后一个字,连句号都圆的漂亮。
“……喂?”这还是在交往之后第一次这么冷漠吧,嘉德罗斯想。虽然格瑞一向惜字如金,但是也没见过他不理自己的时候。
格瑞忽然站了起来。
从俯视变成仰视的角度真讨厌。嘉德罗斯在心里腹诽着。他看着格瑞把他放在对方头上的手拿开,才想起这家伙纠结了一道题三天。
“……嘉德罗斯”格瑞的语气平平淡淡。
嘉德罗斯听到这语气,忽然想起以前自己和格瑞针锋相对的时候。他不禁挑了挑眉,回以一个看起来凶狠的笑。
格瑞黑着脸,用他的手握住嘉德罗斯的手。
然后用另一只手揉了揉嘉德罗斯和他的性格一样任性的金毛。
哈?!
嘉德罗斯一脸懵。
看到他傻了吧唧的脸,格瑞一把将对方捞进怀里。
他低下头,凑到嘉德罗斯的耳边故意用压低的声线一字一句的说到,
“你永远也没我高了。”
嘉德罗斯猛地推开他跑了。
第二天,格瑞清楚的看到他穿了增高鞋。

嘉德罗斯记得格瑞曾经提及过他的年龄。
你不过九岁罢了。
格瑞平淡的语气毫无波澜,和烈斩平滑的刀面一样。
是啊,我不过九岁罢了。
但是格瑞你可知道。
嘉德罗斯想扯出自己惯例的笑容,却发现自己连咧开嘴角都做不到。
“我现在是九岁,以后也是九岁,永远都是九岁。”
他站在格瑞的坟前,说到。

嘉德罗斯的寿命很短
不够去爱格瑞
但作圣空星的王
足够了

“格瑞……”嘉德罗斯难得正经了起来,他一敛神色上的嚣张,死死的盯着桌上的物体。
“这是我的”
“嘉德罗斯……”格瑞此时也皱起了眉,目光也落在那小小的物体上。
“它是我的”
烈斩和神通棍发出撞击而造成的声响。
桌子碎成了两半,连那物体都消失了踪影。
消失的的大白兔奶糖:mmp我还想多活一会

十分没营养orz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