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菇菇子

密医x黑道老大paro(1)

打算摸个中篇……
依然是烂俗的剧情orz

[当黎明来临又要分离]
密医x黑老大paro
“格瑞,要到黎明了。”嘉德罗斯看了看窗外的天空,远处有一道细小而耀眼的光如潮水般漫入城市。
格瑞没有说话,他坐在沙发上喝快要冷掉的咖啡。他依稀还记得近3点的时候嘉德罗斯因为不会用咖啡机而叫雷德去楼下买了包咖啡粉送上来开门时雷德苦逼的表情。
好苦。
格瑞不经意见皱了皱眉,这咖啡令人舌尖发麻,咖啡包含的所有醇香都消失的一干二净,流进喉咙里只有一阵冰凉。
嘉德罗斯就这么盯着格瑞侧脸看,他看见对方的眼睫下囊括了淡淡的阴影。
他站起来,从衣柜里翻出一件被熨的整齐的西服,随意的把它套在两天T恤外面,仔仔细细的扣紧了每个扣子。
这就和他俩的感情一样,外表整齐内里乱成一团。
嘉德罗斯这么想。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和格瑞熟悉上的,连交往的过程都忘了一多半。大约是有次他受了重伤,平时帮自己处理伤口的那位
医生有事出门了,于是格瑞就接手了自己。
而格瑞对于嘉德罗斯的记忆呢?
也都忘了七七八八。
但他俩对于对方最初的印象却一直在脑海里。
那天夜晚的时候雨有点大,格瑞被烦躁的雨点声惊醒。从家往外看才发现外面都是呼啸的风和凌乱的雨。
他换好了衣服在沙发上干坐了半天,一杯咖啡喝到了黎明,正当他准备去干点什么的时候,门铃响了。
格瑞一开门,就看到了一张虚若但依旧嚣张的脸。
他看了看对方手上绑的乱七八糟的绷带和身上凄惨的伤口,就知道他是时候工作了。
他把那人安置到他工作房间的床上,对方乖乖任自己摆布的模样一看就不是第一次伤成这样,但看他的身高,怎么都像未成年人。
就这样格瑞带着疑惑开始了检查。
检查的时候那人没喊过一声疼,倔强的性格像小孩一样,和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极其不符合。
密医不用知道雇主的名字,这也是格瑞所喜欢这个职业的一点,来他这里治疗的人多半不会怎么提及自己,他也没有那么多闲心去和别人聊天。
这只是份工作,这是曾经的他所相信的。
但这个人他想去了解。
“肋骨断了四根,还有些伤要缝针。”他用尽量平淡的语气简洁的告诉那人他身上的伤,却没发觉自己的眼神一直流连在他身上。
“……你的名字?”那人扯出一个笑容,却因为身体的移动牵扯了伤口,他却仿佛毫不在乎的继续说下去,“我叫嘉德罗斯。”
“……格瑞”
格瑞处于礼貌简单的回了一句。
他看着对方左眼下的星形刺青,随着嘉德罗斯的眨眼而牵动肌肉,仿佛就像活物一样跳动着。
嘉德罗斯乖乖躺着等待格瑞来帮他处理伤口,但躁动的性子让他对于等待向来是不耐烦的,他看着格瑞在整理需要的医疗用具,突然那吵嚷的内心就安静下来了。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格瑞的背影,格瑞准备器材的动作宛如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他看得痴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格瑞转过身来,白大褂在地上垂下一片长长的影子,将他的躯体衬托的更加修长。
格瑞走近嘉德罗斯,把他身上乱糟糟的衣服掀开一半,开始帮他处理细小的伤口。
年轻有力的身体上几乎没有一丝赘肉,深浅不一的伤口平添了美感,格瑞用镊子夹
起棉球用酒精帮他消毒,手在碰到对方线条分明的肌理时却停顿了一下。
而嘉德罗斯哪会注意到这个细节,酒精洗刷伤口的疼痛对他来说就跟挠痒一般不值一提,他更在意的是这个沉默寡言的医生。
嘉德罗斯有些气恼,气得是没什么话可以聊,恼的是自己的嘴笨。他看向格瑞,恍惚中感觉格瑞也看了自己一眼。
切,幻觉。
嘉德罗斯这么想,盯着对方的手,格瑞的手干净白皙,工作中的血迹从来都没有沾到他的手上。眼看着格瑞的手越来越向上,身体好像被点起了火。嘉德罗斯突然就有点想找块豆腐撞死,或者拿根面条上吊也不错。
谁叫我们的嘉德罗斯害羞呢?


日子无聊的快要干燥。

没有需要受的伤,这一点使他挺烦的。

自从那天以后,他对格瑞的思念呈几何倍增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想到对方用锋利的刀精准地在自己的皮肤表面留下一条弧线,总是不自觉的走神,他甚至有些期盼格瑞切开自己的皮肉,将细密的血管割破,然后用自己的血污染他的手。

嘉德罗斯将一块方糖随手扔进咖啡里,在格瑞家里看见咖啡机之后他尝试着喝这种苦涩的东西,本来想与那家伙下次见面能有话题讨论,结果却让咖啡给混乱了头脑。他对于这种东西的味道厌恶到了极点,没觉得有多难喝,只是单纯的讨厌这种从舌尖到深喉的一股子酸涩。

他翻了翻手机,却发现自己没有那家伙的电话,一股无名火蔓延上心头,将手机往玻璃窗上使劲一甩,果不其然手机被防弹玻璃弹了回来,在地上蹦了两下黑了屏幕,嘉德罗斯只能看见碎掉的一角。

“槽”

他低声骂了一句,心想反正也没人看见,一把踹开他嫌弃的门,走出去之前还特意踩了几下手机屏幕,将那玩意破坏的更彻底。

反正鞋底厚。

外面的天气明媚的刺眼,嘉德罗斯瞅了一眼万里无云的蓝色天空,嫌弃的啧了一声,开始漫无目的的闲逛。

布满小广告的电线杆,阴暗小巷里正在漏水的水管,已经枯萎掉的花叶。

这些东西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十分突兀,可惜刚好就这些东西跌跌撞撞的闯入他的视线。

他最终在公园的水池边找了个长椅坐下,平时喜欢的阳光温度还是那么热乎乎的,但是只能徒增不适感罢了。

他闭上眼。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