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菇菇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

码了一部分的字……决定写一点发一点
这周说不定写的完
orz

爝火微光
格瑞对于嘉德罗斯就是这样。
在黑暗里那一点点微弱的光,悄悄的用火苗舔舐着他的心灵,不知不觉中已经将他的心溶解成了一摊血液。
那么小,又那么致命。

嘉德罗斯眯起眼,注视着火山中翻腾的岩浆,浓稠滚烫的液体散发出的热度使他的身躯如灼烧一般,但他只感觉到冷。
比起格瑞的眼神,这还真是算寒冷。
嘉德罗斯不可能会忘记那把他内心都燃烧的眼神。
他纵身跃进了岩浆之中。
实在是太无聊了,他想。
神不会结束生命,即使他是个伪神,也充分不了那令他作呕的自我修复。
曾经和对手战斗留下的痕迹消失的毫无踪影,没有事物能在他身上留下一星半点的痕迹。
自打排名上升到第一,他就开始了想方设法的自杀。
停食只会让消化系统崩溃,然后又重新修复;缺氧只会使呼吸道困难,然后死去的细胞又生长起来;药物?在他被成功创造出来的九年内,血液里不知道被放入了多少致命的毒素,到现在还是无济于事。
嘉德罗斯嗤笑一声,这些该死的虫子连冒牌货都不能弄死,他这么想着,也不知道是在讽刺谁。
皮肤从指尖开始剥落,细碎的血管在沾到岩浆的瞬间便消散,带血的骨肉慢慢沉入岩浆中,血腥味令人抓狂。
嘉德罗斯随意的将血甩到岩壁上,近黑色的液体搀杂了不知道多少兽类的血,散发出的铁锈味却不是人类该有的味道。
拜那些科学家所赐,他身体里不知道混合了多少兽类的血,有些动物的基因也替换了他原本所拥有的。
我只有人的躯壳罢了。
嘉德罗斯自嘲一般的笑了笑,将右手从岩浆里伸出。焦黑的肢体仍有岩浆流连在上,却在接触空气的一瞬开始修复,那几滴液体也就顺势滑落在他的脸上。穿透了骨与肉滴落到岩浆里消失无踪。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痛楚,从大脑中枢到最细微的神经末梢,无一颤抖着发出警告。而他却享受着疼痛。
痛感只是快感的一种罢了,嘉德罗斯自从出生就没改变过这个想法。没人教他什么是快感,他也知道这或许并不算所谓的快感,但只有疼痛才是他能感受到最强烈的感觉。
这是扭曲的,他知道,但他同时也知道这是让他兴奋的。
于是他渴望谁来给予他刻骨铭心的痛楚,这样他才能感觉到自己真实的存在。
于是格瑞出现了。
嘉德罗斯第一眼看到格瑞的时候,对方正在狩猎,周身散发的气势让他激动起来,使他不由自主的盯着格瑞。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喊。
就是他了。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