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菲莉娅

离高中还有段距离,现在干什么都不晚

马康

冷人:

火苗在他的眼里跳动。康纳想,我们都不是儿童仿生人,只是纯粹的浪费。这很美,马库斯冲着他笑,发光体总是很美。康纳的确觉得好多了,温度上升到一个可以用温暖形容的数值。这是因为我选择成为异常仿生人吗?他从没认为过自己是人类。从出生起他被灌溉,以程序输入的方式被教育,最终却成了一条不听话的狗。社交模块在他脑子里烂成稀泥,康纳甚至不知道怎样去开口说话对待一个平和的仿生人。耶利哥的所有仿生人都想变得和人类一样自由。他仿佛听见老式手表的嘀嗒声,流逝的日子,不再遥远的未来。马库斯说这一切终会实现。要多久?他把这个问题咽在肚子里等它发霉,变成腐烂腥臭的东西。康纳再没有见到阿库娅,但他开始做梦,一次又一次,梦见暴风雪把他赤条的白色机体裹住,看不见方向。我不想死,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马库斯感觉右眼仍在疼痛,这是我的使命。他告诉康纳,他并不完整,但那已经不重要了,他们是有情感的。我们自由,但永不是人类。康纳说。我们不会又疲惫,我们也不会有神明。马库斯靠近他,那像被火烧却的贞德圣女。康纳额上的灯闪闪烁烁着变色,蓝,黄,红。仿生人革命,他听到马库斯说,脱他衣服的模样和举起反抗大旗时别无二致。

评论

热度(32)

  1. 奥菲莉娅冷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