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菲莉娅

离高中还有段距离,现在干什么都不晚

水葬

冷人:

庭院中只有水,水和水。湖泊中的水增多,渐渐淹没了花园。rk900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掉进水里的,他的心平稳地能在水面停止。你本来也可以的。他对康纳说,看着他的裤腿已浸湿。康纳仰头看着他,水面还不足以扑灭太阳,rk900在他眼里只是光和一片阴影。我不想死,他站在水中将听到他话的rk900作为载体。传达给谁始终是未定数。
康纳没缺过氧,也没接过吻,马库斯解放他,情感程序的进入像给了个孩子一把锋利的刀,上面裹着的糖衣会让他往口里送,最终捅穿自己的脖颈。当一台机器并不好吗?rk900疑惑,水已经渐渐及到康纳的腰处。只要删除数据,你就不会死亡。他给了康纳这个忠告。人类与仿生人,热情与冷漠,交织,交织,世界依然不会改变。康纳看着他,莫奈所钟爱的水上浮萍,待在画布上永不下落。簇拥在脖颈周围的水像勒紧了的绳子贴着他的机体。冷色太阳,火烧霞。他处在血的浪潮中,尽管他分不清蓝色还是红色。刚刚出生的婴孩和永远待在福尔马林的死人。
他在挣扎,这不同于机体损坏导致停机,他也可以在水下工作,但这是不一样的,那些液体从口鼻灌入他的肺腔,他再不能检测。1994年的硬币被他扔水面上,出厂所附带的东西依然像是全新。没有声音的呜咽,他最终溺亡于水中,像个人类。rk900蹲下,捡起了康纳扔下的硬币。
水在那一刻又开始了翻涌。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