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菲莉娅

离高中还有段距离,现在干什么都不晚

血液

冷人:

x康纳在卡姆斯基家未开枪
x有隐晦机体破损提及


――――――――――――
卡姆斯基靠在红色泳池边上,康纳觉得那并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颜色,软件失常,情绪不稳定,人类的血液也是这样红。他想起杀死红发崔西的那个晚上,她的头发也是这个颜色,刺眼无比。她们就像真人一样想要爱情。hank拿枪指着他前这么说。康纳站在泳池边缘,头颅低垂,看他的造物主。这可是大不敬,卡姆斯基笑着开口,康纳像一只柔顺的宠物,在主人面前暂时隐去了尖利的牙。沉甸甸的苹果从树上掉下来,明明还没有到成熟期。仿声鸟也可以歌唱,我是否也能拥有感情?他的电子脑中混乱不堪,情感程序逐渐占据更多空间。康纳被卡姆斯基拉入水中,还保持着沉思的模样,他本就破破烂烂的机体没有能量再去支持多余的动作。他被压制着掐紧了脖子。感觉系统被卡姆斯基偷偷打开,仿生人自我模仿出的晕眩感和窒息感让康纳无法动弹。
我想活着,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是一遍又一遍重复这句话,像是对着上帝祈祷的圣徒。康纳沉在红色的液体中,他觉得那是蓝色,所有被他杀害的仿生人都有着的蓝色血液。卡姆斯基把他带回岸上,我最宠爱的孩子。他让克洛伊拿来瓶装蓝血给康纳。喝吧,喝下这供给生命的液体。康纳瘫软在沙发上,卡姆斯基在他耳旁轻声说到。他想要呕吐,蓝血流进他的身体内,吸取了他人生命的养分。但他喝了,想要活下去的本能占据上风,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道德感击倒在一旁。
乖孩子。卡姆斯基亲吻他的嘴唇作为奖励,那是引诱孩子的甜蜜糖果。我还想要更多。神志不清的康纳说,于是他理所当然的就得到了更多。上帝不恨犹大,卡姆斯基将舌头伸入康纳满是蓝血的口腔时想,而他又怎么会责怪他最爱的孩子呢。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