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菲莉娅

离高中还有段距离,现在干什么都不晚

zenithchee

冷人:

       康纳在和艾伦接吻的时候总会咯咯笑,他的脸颊上红晕明显,像小男孩偷窥暗恋的女孩儿一样羞涩。得了吧他就是个婴儿。艾伦这么告诉自己,看着自己的男孩在院子里观察不知名的野花。白色小花有鹅黄色的蕊,纯洁处子。他在康纳面前像个父亲,没办法和自己青春期的儿女交流。温情话他说不出口,但是他甜蜜的小男孩可以。康纳会在他们做爱的时候吟诵一些诗句。他不知道那代表什么,但对于他而言那就像下流的催情剂。闪闪发亮的结晶树枝。他想,看着康纳又一次向异常仿生人射击,那就是让我着迷的地方。艾伦想,这样披着人皮的恶魔总是擅长利用甜言蜜语,把可怜无辜的罪犯拉下地狱。
       我早该在天台上杀死你。他半夜醒来喃喃自语,康纳对他的言语是否为了将他引进一张巨大的网?艾伦的小男孩并没有睡觉,还靠在床头看书,台灯的光很暗,什么也不够看清。晚安,艾伦。他听见康纳压低的声音,像是奶狗一般往他的怀里拱,幼稚的将手搭在他的背上,仿佛那是什么温暖的东西似的。艾伦装作没有醒的模样把他搂紧了一些。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孤独的响着。流动的钛液需要脉搏调教器,模仿人类心脏的设计。
       他们做了好多白日梦,两个杀人凶手想要养活生命,荒谬至极。一条条金鱼在水缸里死去,有时候他们都没有注意尸体。带着圈的放生鸟儿歌声嘹亮,在广告牌上可以永远鸣叫。艾伦已经忘了最开始的那条金鱼什么时候死去,连颜色他也忘的一干二净。无论过了多久康纳总是一副模样,他说话时像偷穿家长衣服的孩子,一板一眼背书上的答案,每一次都一模一样。但那又如何呢,他的双唇永远是美味的,尽管他的编号并不是五十一。

评论

热度(51)

  1. 奥菲莉娅冷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