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菲莉娅

离高中还有段距离,现在干什么都不晚

正常

冷人:

      枪声让60像机敏的猎犬般竖起耳朵,灰色的云如是蚕茧一样,里面的未成年飞蛾蠕动着想要挣出。真恶心。他把满手的蓝血抹在墙上,人类的皮肤碎屑夹在砖块的缝隙之中。烦躁感像是抹在吐司上的覆盆子果酱,催促着让他把那块面包咽下。


       他记得汉克看见60杀了康纳的模样,眉毛像蜈蚣一样蛰伏在他额头上的皱纹里。他仍然在底特律警局工作,仿生人的革命活动被藏在一张又一张的报纸下,对面的座位上什么人也没有。60想起自己曾经看到过的一副景象,一个仿生人在自己的浴室自杀,而他的主人为此慌张的报警。钛液不会引来苍蝇和驱虫,所以拉开浴室帘子只能看见浴缸里的一池子蓝色的液体,蓝血和水的混合,或许还有点分泌物。


       康纳会自杀吗,他躺在白色瓷砖上,不是用方便快捷的枪而且慢慢吞吞的刀?康纳会像一朵绽放的水仙花,因为自己的愚蠢自大而死去。他流出的蓝血只能浸透他的袖子,不够他泡澡。而钛液会蒸发到所有人类都看不见的地方,仿若赠与给仿生人的一副画。


       60号从浴室出来,头发上滴落的水把一只飞虫的翅膀打湿,他蹲下来嫌恶的扯掉了那家伙的翅膀。飞啊?他盯着地上端着肥胖身躯摇晃的虫子说,你的同类不会像你一样。灯光下的那几位是绝不会低下他们高昂的下巴去放弃追逐灯光的,那就是他们的一切。而这只没了翅膀的呢,只能被他捉住喂鱼,去满足那些欲求不满的美食家们。


       你应该看看底特律现在是什么样,60眼神明亮,神采飞扬,对着床上摆着的仿生人头颅说到。这是设计出来的脸,从眼皮下隆起的仿制眼球到内里的钢制骨骼。但是弹孔不是,那是一次性道具,能在康纳的额头中心留一辈子。60捧起他自己的脸,扣下他额角上的LED灯。你不再是正常的仿生人,但我永远都是。这种骄傲感像是个锤子一样往他脑子里敲开了个裂缝。

评论

热度(40)

  1. 奥菲莉娅冷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