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菇菇子

点梗的文

写啥打啥tag
总之就在这里编辑完吧orz

一言不合就kiss

某年某月某日。
雷狮和嘉德罗斯在吃饭。
雷狮毫不客气地叉起嘉德罗斯面前的肉,由于动作太过猛烈而溅起了调味用的酱汁,直接撞到了嘉德罗斯的衣服上。
而嘉德罗斯没有应为衣服被弄脏而吵闹,他单纯的讨厌雷狮抢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于是他也丝毫没有让步,在雷狮将肉往嘴里送的时候一扯他的手腕直接将肉吞进了自己嘴里。
嘉德罗斯一边用锋利的犬牙磨碎纤维,一边朝雷狮露出一个笑容。
然后这个笑容成为了挑起雷狮怒火和情欲的导火索。
雷狮突然推开桌子站起,一把拉起嘉德罗斯的围巾,逼迫着他仰视着自己。
嘉德罗斯一挑眉,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暗暗的撩拨着雷狮的神经:“怎么,渣渣?”
雷狮居高临下的看着嘉德罗斯,却没因此而占上风,看着对方嘴角还残留的肉酱,恶作剧的念头从心中冒出。
于是,他对着嘉德罗斯的唇一口咬了下去。
嘉德罗斯被这突然的举动震惊了,雷狮也趁势入侵他的口腔,导致他能感受到雷狮的舌头在舔舐他的犬牙。但嘉德罗斯不会甘于下风,他马上回击了过去,连带着嘴里的肉味一起传到雷狮的舌尖。
俩人都像幼稚的孩子打架一般,纠缠在一起最后和好如初。
当然这对他们俩来说只是情欲的更深入罢了。

金嘉邪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的。

明明是和自己一样的金发,金却始终觉得嘉德罗斯的发色比自己耀眼。

或许是嘉德罗斯的排名太高的缘故,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意。

但又或许是喜欢他的缘故吧,金在心里偷偷的对自己说。

他看着身边熟睡的小皇帝,在嘉德罗斯的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金仔细的想了想,但依然不能从记忆的碎屑里将自己对嘉德罗斯动心的时刻揪出来。

他却陷入了有嘉德罗斯的回忆之中。

最初见到他的时候是在那艘摇摇欲坠的飞船上,明明第一眼看到的是格瑞,但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被嘉德罗斯吸引过去。

他那时看着对方金色的眼眸入了迷,浅色的虹膜里燃烧着斗志,像跳动的火焰一样躁动不安。但对方始终没有看他一眼。

直到他在嘉德罗斯面前摔了个没有泥的嘴啃泥。

嘉德罗斯用余光瞟了他一眼,带着孩子气的蔑视。

然后金就感觉自己脑袋上的丘比特对他开枪。

还是用加特林360°无死角扫射的。

嘉德罗斯感觉挺气的。

好不容易能找到个能跟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痛痛快快打一架,结果被一个从天而降的渣渣扰乱了心情。

金站起来的时候带着傻里傻气的笑容让他更不爽。

他撇撇嘴,抓起神通棍带着雷德和祖玛从格瑞身边离开,当着金的面对格瑞说他是个废物,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金也能听到。

哈,狗血的相遇。

在和紫堂,金突然想去给嘉德罗斯表白。

虽然知道他肯定不怎么会待见自己,但不知为何心中就是想着去见他。

于是他在某个晴日的午后跟着感觉来到一片平原上。                                               

果不其然,嘉德罗斯静静地躺在那片平原上,阳光把他的戾气抹去了大半,只有一片金色看的真真切切。

然后金就在那蹲了半个多小时,一直看着嘉德罗斯,一丝一毫都没移动过目光。

嘉德罗斯在草地上翻了个身,柔软的阳光洒在他身上让他觉得很舒服。

他刚在这里睡了一觉,祖玛虽然有点担心他却依然被他叫去和雷德狩猎。

反正也没人敢偷袭他,来自凹凸大赛NO.1的自负。

然而他嗅到了一点不寻常的味道。

迷迷糊糊的大脑在一瞬间清醒,他下意识的召出神通棍攥在手里,对准金藏身的地方一棍就扫了过去。

金看着神通棍对着自己扫过来,骨骼清奇的躲过这一击,顺便私心的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嘉德罗斯!”他喊出了在心中叫过无数遍的名字。

嘉德罗斯却有点被他吓到,连带着毛都炸了起来,却不自觉的放松了神经。

“渣渣,干什么!”

金努力的在不经吓着他的前提下一点点靠近小皇帝,尝试着顺顺他的毛。

“我喜欢你!”他带着颤抖说到,明明很是脆弱的声音却嘉德罗斯被紊乱了心神。

“蛤?!”

这就是他们俩第一次与对方交流。

后来金常常去缠着嘉德罗斯,而嘉德罗斯虽然被金烦死但仍然别别扭扭的没一神通棍打死他。

就这么过了很长一段时光。

嘉德罗斯还是一样的嫌弃金,却始终没有对金的表白给出答复。

金对嘉德罗斯的注视越来越强烈,连眼神都沾染了欲望。

嘉德罗斯渐渐感觉到金的不同,像是野兽慢慢露出了獠牙。

嘉德罗斯已经习惯了危险,反而因此而高兴。

却忘了防备金。

 

金把嘉德罗斯压在身下,露出阳光而又活力的笑容,而嘉德罗斯却别开了头,不愿意去看他。“你不是金”他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金的眼神,像是在鄙视虫子一般。

而金却开始轻笑,用自己的技能将对方捆绑的更紧,又开始脱他的衣服。

“我是金。”眼前的人拥有白色的头发,轻飘飘的尾音和这个人一样捉摸不透,嘉德罗斯下意识的感觉到危险,却没由来的相信这人是金,但他的理智并不肯屈服,于是他又开了口。

“你不是金”他一口咬上对方的肩头,这是他唯一能攻击的手段,他不会屈服直到死亡。

“那又如何?”金笑着,将他剩下的衣物褪尽。

“我不过是他的执念罢了。”

说完,金啃上嘉德罗斯的乳首。

评论(8)

热度(88)